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无城之爱

2018-10-27 01:46:33

无城之爱

“有一个人我有点对不起她,可是我用尽了我的真心。以后你会懂。”梓风说着这话,一仰头,一口酒缓缓滑下,他享受地品尝。三十几岁的他,已经有了些许白发,那个曾经纯真的少年和青年,已经有点颓唐的意思,可这颓唐,却让人们觉得是成熟和内涵。

“别这样”。琼尘握住他的手。“我会心疼,我现在就懂。”梓风一笑,虽然有点勉强的味道,可是在琼尘的眼里,却是那么地唯美。这是她深爱的男人,虽然他不能给她一个家。是的,梓风怕的东西太多。怕他的家人,怕他的将来,怕不能给琼尘一个幸福、平安的家,所以两个人就这样相爱。是的,这也是一种爱的方式。想念了,就在一起聚聚,有难了就来相帮,“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有时在婚姻之城的外边,比在城里还要爱得深沉许多。因为只有两个人。对于相爱的两个人,少了外力的干扰,什么都好说。爱怕变味,怕被生活的魔力改造。

梓风和琼尘的相识是因为博客。那是一次在上看博客的时候,梓风看到一位叫琼尘的访客,回访之后,被对方的文章感动。那是一个被男人伤害过的女人。在许多文章中叙写了对那个男人的爱和思念。可是通过那些文章,梓风也知道那个男人早已另有新欢。于是他给博主留言,用的全是从书里面摘抄的话。但里面真的是浓情款款。是的,对于一个受过伤害的女人,能写出那些凄婉文章的女人,梓风能不心痛吗?他愿意他的这种爱给她一点温暖。有一次,那个叫琼尘的博主把自己的号留在了那里。梓风知道,好像要有故事发生了。于是一个下午,当手里所有的事处理完之后,他上了线。按上面所说的号查找,对方居然。于是他请对方加他为好友,可是琼尘问:“你是谁?梓风有点泄气,就说”我认识你很久了。“琼尘又说”谁?“于是梓风有点胆怯地说出了他在博客上留言时的名字”梓风“。琼尘给他发了一个小女孩食放在嘴里开心地笑的图片,那上面写着”看到你好开心啊“。梓风心里有点热,心跳也快了许多。他问”您还好吧?“,”还好。您呢?“”也还可以。干吗那么客气呀?“”因为您很客气呀“。于是梓风每天上班后的内容就多了一些,一是读琼尘的文章,一是期待琼尘上线。可是很多的时候,梓风都看到琼尘”离开“或者”我很忙“这样的状态。于是梓风在工作的间隙里会经常地、飞快地浏览,看琼尘是否还,或者就会看自己图标的地方会不会有人发信息过来。几个月下来,这成了习惯。可是琼尘似乎很忙,他们聊天的机会都很少,话也很少,除了问候就是祝福。更多一点的就是探讨梓风在琼尘博客上的留言。就这话也不多。梓风因为不愿意伤别人的心所以有点小心,说话很谨慎,可能这也让琼尘觉得有些距离感。有的时候,上相逢,长时间的期待之后,却在一句问候之后,不再说话。可这也让梓风感到生活的乐趣。

有时候,琼尘的博客里会发一些自己的照片,梓风会在上面停留很久。这个有些超凡的女孩,眼里写着淡淡的忧伤,有的长假里会一个人跑到很远的地方去旅游,拍很多照片,然后写一些游记、随笔巾在博客上。任何一位在她博客上留言的人,她都会认真地回答。她用“女人都是善心若水”的留言来回答梓风“你是个好人”的留言。有时梓风会问,你是不是活得比较累?看你文章写得十分沉重,但你回答友的时候又很轻松。琼尘回答说“写文章于我而言就是消遣,情绪在文字出来之后就消失,要不然真的会活得很累。”这种逻辑让梓风对写作这事有了一个新的认识。这种说法很好,很有道理。

有一回,琼尘说让梓风不要在她的博客上只写一句话,多写一点,她喜欢看。梓风说你那里读者很多怕说错了。琼尘说没关系,我不会介意的。并说我那里有水平的留言没几个,就靠你撑门面了,然后发一个笑脸过来。梓风于是就说好的。我愿意把自己写得的东西放在你那里。于是两人说88.春天的时候,单位派梓风到河北出差。得到消息后梓风等了好几天,才上看到琼尘。于是他告诉她自己要出差的消息。琼尘问他是去干什么,去那里,要多少天才回来。梓风一一作答。然后问她你在河北有朋友的对吗?琼尘说对啊。梓风说那你吃过河北的枣子吗?琼尘回答说好像吃过吧。愿不愿意温习一下它的味道啊?好啊,琼尘开心地说。我现在每天都吃这个。于是梓风问能把你的地址告诉我吗?可以。于是梓风拿出纸和笔,打算把它抄下来,可是当他看到那个地址时,却不禁大吃一惊,原来琼尘竟然和他在一个城市里!小心地把地址放到钱包里。然后梓风说谢谢您对我的信任。琼尘说您对信任的标准也太低了吧?梓风说是的,在这方面我的标准是很低的。于是,梓风揣着那页地址出差了。到那里安顿好后的的件事就是先买红枣,然后寄出去。

十几天的出差终于结束了。在那个小县城里,梓风不愿到吧去。吧,在他眼里,一直是不良少年才去的地方。所以他有点抵触。到家后,他上线,琼尘的头像是灰的。一连五六天都是如此。博客也还是走之前的样子。梓风热热的心突然冷了下来。是的,一头热,又有什么意思呢?他有点后悔把那个写了琼尘地址的纸片和邮寄的回执一齐撕碎。不知当时是怎么想的,他觉得反正也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见面,但内心深处也还有点害怕的味道,所以想不留痕迹。

他只记得那个地址上有个梧桐路,多少号,是一点也不记得了。于是他会在傍晚骑了单车在那条长满梧桐的路上缓缓前行。也许会碰到她呢!

那天是谷雨吧。受台风的影响,狂风大作,雨点很大。下班后,梓风看不能骑车了,于是就出了单位大门,准备去乘的士。在等车的时候,在站台那边他忽然看到一个女孩在风雨中等车。风太大,树枝都被吹断了不少,新生的树叶也掉了不少,加上雨,一片衰败的景象。他看着那女孩在风雨中摇摆,于是就撑着快成降落伞的伞走过去,点点头,把伞罩在她的上方。这是一个很清纯的姑娘,清澈的眼神,素净的脸。被陌生男子的伞挡住风雨后虽然有点慌乱,也还算镇定地笑了一笑,点点头,算是感谢。这样的天气,出租车是难等的,也是可爱的。红色和蓝色的车一辆一辆的被旁边的人拦走。梓风使劲地撑着伞,手都有点酸了。那个女孩几次说不用了,你自己用吧。梓风都以一笑回答。看着她有点窘迫的样子,梓风突然想起琼尘。琼尘是什么样子呢?今天她会不会也在风雨中等车,或者手捧清茶倚在窗口看着这个被大自然主宰的世界?他这样想的时候,一辆的士终于停在他们身边。“梧桐路”,两个人几乎异口同声地同时说出了地名,对视一下,都有点惊讶,也都还自然。“我坐前边。”梓风一边说,一边拉开车门坐进车中。“你到那里?”“梧桐路香椿苑”。听到这里,那个被撕碎的地址突然就出现在梓风的脑海中。他的心跳加快了。竟然有可能是琼尘!!!由于琼尘博客上的照片和真人之间由于服饰和装扮的关系,还是有不少差距,所以当梓风一看到她的时候只是觉得有点面熟,并没有想起来这个有点熟悉的人会是让他默默念那么久的人!

车上是安静的。司机以为他们是闹别扭的小两口,知趣地不发一言。而他们俩也都静默着。在镜子中,梓风看到琼尘有点忧郁地望着窗外,有点让人心疼。就是琼尘!十几分钟后,车到了,梓风用眼神阻止了琼尘要付车钱的行动,“我送你到楼下吧。”“谢谢!”终于听到琼尘的声音,梓风心里竟然有些激动。他跟着她的脚步,一直把她送到楼下。“要是知道她住几零几,迷底就要彻底揭开了!”可是梓风知道到楼下就不能再跟着人家姑娘走了,否则就会让人家担心自己可能是个坏人。于是梓风微笑着说“再见!”那个女孩也有点不自然地说了声“再见!”然后两人同时走出了自己的步。几秒钟后,两人又几乎同时回头看看对方的举动,当四目相对,又迅速回头,各自走自己的路。

在风雨中,当站在楼下的梓风看962的灯亮起来,他就确信了,她就是琼尘!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在琼尘的博客上,梓风读到了那篇《谷雨日暖雨和风》的文章。应该读成“谷雨日,暖雨和风”。记述了他撑伞送她回家的事。在琼尘这样写道“当陌路又陌生的男人在风雨中送一份安全给我,在平静中道别,也许这一送可能成久远,也许这一别就是永别。但是无论你在那里,请查收我的感谢和祝福!”。于是在评论的地方,梓风留下这样的文字“我不在那里,你在我心里。”快下班的时候,琼尘的头像终于亮了。“昨天有故事?”梓风问。“一场人间真情短剧。你看我的博客了,是吗?”“对。很感动。近很少看到你!”“电脑坏了,才修好。红枣已收到,很好吃,谢谢您!”“不客气。中午有空吗?”“?”“想和你共进午餐。可以吗?”“呵呵,谢谢!被人请吃饭很累的哦。”“我们光吃饭,不说话。吃饱就走人!”“哈哈!这可以做我的左右铭了!”“啊?谢谢抬爱。我说的是真的。”“可我飞到那边去吃饭也来不及呀!”“你不用飞,就在昨天打车的地方等我。”“啊?你不是在江城吗?”“我飞过来了!”为了防止琼尘的拒绝,他立刻就下了线。

中午,在还有点凉的春风中,梓风等了一个中午,没看到琼尘。他心里有些郁闷,也许有些事不可强求。他劝自己,虽然肚子不知好歹地有点饿,却没有食欲。于是设想好的浪漫的午饭就此消失。琼尘的头像还是灰的。

“梓风,明天和我一起出差。”年青的老总干练地说守这句话后直走过去。“去那儿?”“祖国的大西北。”在那六十多个日夜,在天空格外蓝,云格外白,天格外高的大西北,没有通讯,没有络,只有手和笔的交流。有一个笑话叫《一个现代男人的悲哀》,其中有一条说是“一手好字,让电脑毁了。”可是梓风的字是漂亮的,因为他一直坚持用手写东西,不叫日记,可能就是那种随笔一样的东西,内心细腻的情感都写在那里。这次来,他又写了一本。不过里头除了对大西北雄壮风景和简单生活的感叹而外更多的则是对琼尘的思念和想像,当然多的是无尽的惆怅。

在大西北干而凉爽的夏天到来时,出差终于结束。再回到城市,同事们都说梓风变得更有男人样了。是的,从皮肤到神情,都变得更有味道了。可是梓风只有一笑。夏至日这天,天气已经很热了。下了班,梓风骑着单车慢慢走到谷雨那天曾经碰到琼尘的地方,停下来,回想着当时的一分一秒。突然有人站在了他的旁边“嗨!你好!”梓风应声抬头,是琼尘。“你好!好久不见!”梓风微笑着,心里莫名的高兴涌上来,立刻精神焕发。

琼尘“你在这里干吗?”

梓风: “寻找回忆。一起走走吧。”

琼尘说。“好啊。”

梓风:“坐我的车吧,我送你!”

琼尘:“二轮敞篷车吗?”

梓风:“对呀!”

琼尘:“好!”

说完琼尘轻轻地坐在了梓风单车的后座上。“我昨天才从广州回来。”琼尘悠悠地说道。“噢,你什么时候去的?”“谷雨后的第二天上午。”

原来如此。“我丟了一个朋友。”琼尘说。“可是又能认识你。”“也许丢了的人正在你眼前呢。”“也许吧。”琼尘说着,忽然问道“我们去那儿?”“你想去那儿?”“随便转转吧。”“好的。”于是在初夏的傍晚,在城市的节奏开始慢下来的时候,两个年青人悠悠地在大街小巷慢慢地前行。也不说话,似乎已经认识了一生一世。二人都在享受这种静默的安全与幸福。

然后,在一家有着悠扬萨克斯乐声的西餐厅里,二人相对而坐。梓风突然张口背出那些在琼尘博客上的留言。琼尘惊讶地睁大眼晴。“我就是梓风。相信缘份吗?”“相信。”琼尘在不可思议中终于能接受这样的真实了。“络不好,也很好。”琼尘说道。“你的上不是显示你在江城的吗?”“那是我的桑梓之地。”梓风有点得意地回答。

八点多钟的时候,两人结束了晚餐。“我送你回家,好吗?”“好的,走一走吧。”琼尘说。“行。把手给我,可以吗?你应该可以相信我的,对吗?”琼尘有点犹豫,可是梓风的手已经伸过来,将她的手轻轻握住。于是两个人轻慢地前行。话不多,但似乎已经相识多年的感觉是那样清晰而真切!

接下来的日子,他们自然成了情侣。可是多少回梓风都回绝了琼尘结婚的话题。他说“女人不要犯傻。结婚了就会成了男人家的仆人。各种也就会接踵而来。而这些会让爱情变质!爱情是自私的,是两个人之间的,这是真理,我们一定要承认。当有外力入侵,经过时间洗礼,它就会变质,知道吗?就会有怀疑,猜测,甚至会发展成仇恨。请你认真思考下下我所说的话。我也再一次地请你相信我。婚姻不见得就是爱的归宿。更多的恐怕还是爱情的坟墓!我对你的爱是没有怀疑的,只要你爱我,我会照顾你一辈子!你相信吗?”

“我相信。”当梓风认真地望着琼尘说这些话的时候,琼尘有些感动。已经有多少回了,梓风都是这样认真地回答她。他说他见过太多爱被婚姻的副产品所摧毁的例子,还有,这让爱有点交换的意味。“我只要爱你、你爱我就够了。我相信在我们告别这个世界之前,我会给你一纸婚约。而这只是爱的见证而已”梓风望着琼尘,认真地说着这些话。而琼尘也早已经感动。多少回当梓风家里有事或者朋友有事,他都会独立地处理好,不给琼尘一点儿的负累。他说这才是真爱。可是当琼尘家里有事的时候,他却义无反顾地说“一个女婿半个儿,我是完整的一个儿。”所以连琼尘的妈妈都很感谢他。

“家庭的负累会让爱变质,甚至会伤害感情。爱情不等于替对方承担,爱情里只有对对方的爱。没有对方的时候那些家累会自己扛,有了对方的时候更要自己扛。这是对一个男人而言的。你们女人们就应该受到照顾,而是不是替男人承担。因为爱,男人战无不胜……”这是梓风对琼尘洗脑时常用的话语。和正常的女人一样,琼尘很希望有婚约的家庭地,再有个孩子,这样才完美。可是梓风不同意。他爱她,但不结婚。可以有孩子,但孩子的妈妈不能成为儿媳妇。他固执而深情地爱着琼尘,用他自己的方式。更重要的是,琼尘懂他。这是他从周围那些人失败的婚姻中得到的经验,他要避免同样的错误,这个错误会让相爱的双方成为仇人,会让爱变成交换,会让爱受伤。他说琼尘曾经住过的962房间号的意思就是“就留爱”!这是琼尘的宿命!

公元2962年的谷雨这一天,你看到有一处婚姻登记所里来两个步履蹒跚的老人搀扶着走进来,身后是他们的儿孙,他们来登记结婚,是来履行对爱的承诺来了!

防风抑尘网价格多少
承翰陶柏莉
佳丰京艺湾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