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资本市场的中国梦

2018-10-28 23:55:02

资本市场的中国梦

11月30日,笔夫在南通参加了资本市场与长三角北翼经济发展论坛。在这个有着悠久商业传统的港口城市,有一个历史人物是必须要深入了解的,那就是中国近代的大实业家——张謇,正是这个叱咤近代商坛的风云人物,奠定了这个城市商业文化和人文文化的整体基础。

张謇的事迹在100多年后的今天,仍是中国商业社会争相传颂的楷模,众人争相解读其成就。但是在笔夫看来,张謇精神可贵之处在于对于官本位思想的背弃,在封建体制内自我奋起而成就的伟大企业家精神,其率性自由、生生不息的实业追求难道不是我们当代所要追寻的中国梦的源泉吗?

1853年7月1日(清咸丰三年五月二十五日),张謇出生于江苏通州(今南通)海门常乐镇。他5岁入塾,16岁中秀才,张謇在入仕的道路上跌跌撞撞地走了26个年头,进出科场20多次,直接耗费在考场上的时间合计就有120天,终于中了状元,达到了中国古代一个读书人可以达到的境界。但中状元后的张謇做出了弃官从商的惊世之举,张謇曾言:“愿成一分一毫有用之事,不愿居八命九命可耻之官。”三十年科举之幻梦,于此了结。

与此相对比的是,100多年后的中国社会,成百上千万的中国大学毕业生蜂拥走进公务员考场,竞争几个政府公务员职位,由于官员在社会中所拥有的威权地位、寻租空间和丰厚俸禄,使得整个社会对于官爵的追求达到难以复加的地步。

张謇的大生实业曾经取得辉煌的成就,其影响力在许多年内无人可望其项背,成功后,他大力兴办教育,营造人文环境,在家乡兴办生态的现代城市,对于中国社会的进步起到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但是,100多年过去了,中国人的价值观念没有出现实质性的变化,官本位的思想没有随着中国商业经济的成长而退色,而企业家精神仍然只能在权贵与市场的夹层中生存,而且,非常明显的是,商业精英被动或主动地依附权力贵族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在这种情况下,改革社会积弊的呼声越来越强烈。

有识之士终于发出了实现“中国梦”的强音!

中国梦是一个涵盖每个人生活向往、事业追求和社会理想的梦想,每一个人都可能有自己的中国梦,每一个人都有权拥有实现自己中国梦的机会,没有个体的价值实现,就没有国家梦想的未来。

国家梦想终要为个人价值的实现提供公平、正义的社会秩序和环境,而这个我们迄今未能实现的理想环境也正是一个正常的商业文明社会所需要的人文环境,这个环境与秩序与官本位主义以及权力社会的价值理念是完全不兼容的,所以改变社会权力结构,才可能实现真正的社会公平正义,建立真正的商业文明社会。

在南通郊外的狼山之巅,笔夫俯瞰张謇缔造的商业南通,在这座城市,他发行了只股票,现在,这里建有中国的也是早的股票博物馆,抚今追昔,令人感慨。一个过去十年以全球快速度的泱泱大国,其股票市场竟然成为全球为虚弱的市场,在这个市场的股票指数跌破了2000点之后,舆论和投资者竟然将一切的情绪发泄在一个证监会主席的身上。

这本身就是一个悖论。对于长期观察中国股市的人来说,并不难发现这个市场存在的明显症结,这个症结的核心问题就是权力群体对于市场的干预。中国股市的制度设计完全基于权力因素分配资本因素的冲动和目标,因此而牺牲的当然就是市场本身的有效产出和收益。正是由于权力因素的存在,使得挂牌上市的机会人为变成了一种稀缺资源,因为只有稀缺性的权力产品才可能制造寻租空间,同时稀缺性扭曲了市场价格,使得投资者不得不以远远高于其实际价值的价格持有这些公司的股票。这在制造了一小部分暴富的群体的同时,对于其它资本市场的参与者当然是极大的不公,同时也使得制造富豪的过程成为一个腐败的利益链条,普通投资者成为实际的牺牲者,而,在这些既得利益者逃离套现并摄取既得利益的过程中,资本市场走上了一条漫漫熊途。

改革,如果不能以改革权力基础作为核心目标,那么任何以改革作为标榜的行为也无非是为制造和形成新的利益群体进行的制度创新,历史经验表明,这样的改革有百害而无一利。而从当前的主要矛盾来看,废除资本市场的权力基础的主要环节就是立即改革发行审核制度,立即无条件废除现行的审核制度,实行登记备案制度,让市场本身而不是权力来平等地对公司的股份进行定价和买卖,任何人以任何理由对于这个市场权力的贪恋都是对中国资本市场和普通投资者的犯罪!

既不要把目前股市的失败归结为现任证监会的主席,今后也更不应该把市场的涨跌与证监会主席这个职位联系起来。一旦你希望在投资失败的时候冀望政府对其进行隐含担保,那么你实际上就给了权力阶层干预市场的理由,因为这将造成这样一种错觉,即监管者对于股票市场的涨跌负有,所以所有参与者都要无条件服从其权力设定,然后这样的权力将会被无限延伸,包括他有权力决定谁可以进入这个市场,谁没有资本进入这个市场。实际上,在一个正常的市场中,只有市场本身才有这个权力,也只有市场本身才有权力对公司的股票进行定价。

每一个人都有一个美好的中国梦,中国股票市场的参与者一定有一个股市的梦想,这个梦想应该有一个平等实现的基础,如果少数人的暴富是以千百万人梦想的破灭作为基础的,这个市场的制度就必须重新设计。

而股市梦与中国梦的价值基础应该是一致的,那就是,构建一个不是官本位的社会基础和秩序!

星力游戏注册
物资回收公司
狗皮皮革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